郑州市区发现四座“空”墓葬,两座魏晋墓、两座唐代墓

2021年04月08日08:04  来源:大河网
 
原标题:郑州市区发现四座“空”墓葬,两座魏晋墓、两座唐代墓

  在西郊发掘出了四座墓葬,两座魏晋墓,两座唐代墓

  河南商报首席记者郑超/文记者邓万里/图

  近日,郑州西郊一处工地发掘出四座墓葬,分别为两座魏晋时期墓葬和两座唐代墓葬。但令考古人员失望的是,墓葬内基本是“空”的,没有太多随葬品,连棺椁和墓主人尸骨都“不翼而飞”了。

  郑州市区发现四座“空”墓葬,两座魏晋墓、两座唐代墓

  4月7日,河南商报记者来到郑州西郊一处工地,现场考古挖掘人员正在进行清理打扫工作。可以看到,现场有四座规制不同的墓葬,但墓葬内“空空荡荡”,仅有零星的随葬品。

  据郑州市文物考古研究院相关负责人王鸿驰介绍,去年下半年,郑州市文物部门组织人员对这一建筑工地进行文物勘探时,发现地下有古代墓葬,经国家文物局批准,郑州市文物考古研究院对该处遗址进行了配合性考古发掘,综合墓葬形制结构和出土遗物特征判断,共清理魏晋时期墓葬2座、唐代墓葬2座。

  从外观上看,魏晋时期墓葬总长约10米,由墓道、甬道、墓室组成,还有一座墓带有耳室;两座唐墓修建考究,总长约15米,由墓道、天井、甬道、墓室组成,墓道、天井的壁面修整光滑,俯瞰呈“甲”字形,墓室底部残存的墓砖规格统一,修砌规整。

  四座墓葬内均没有棺椁和墓主人尸骨,随葬品也基本被盗空。

  河南商报记者注意到,在墓室墙壁上,可以看到一组清晰的纹饰印记。据介绍,这种印记来自棺椁上的花纹,但后期棺椁不知因何消失,只在墙壁上留下了深深的印记。

  “从墓葬规模来看,墓主人应该是比较有钱的平民。”王鸿驰表示,普通平民的墓葬为竖穴式,直上直下,宽1米、深2.5米左右,只放一个棺椁,不会有财力建造这么大规模的墓室,但皇家墓葬会更为“豪华”,有大量精美的随葬品,填埋后有封土和石刻等,此次发掘的这些墓葬介于二者之间,因此推测为平民中的“小土豪”。

  唐代墓里“惊现”元代物件可能是盗墓者惹的祸

  虽然“宝贝”不多,但仍有“遗珠”。

  魏晋时期墓葬出土了2个陶碗和数枚五铢钱;唐代墓葬被盗扰得更加严重,墓葬内仅残存部分墓砖和零星随葬品,出土有锈蚀严重的铁醮(jiào)、铁耙等,其中,较为稀罕的是铁醮,形似大勺子,实则为温酒器,墓主人生前可能酷爱饮酒。

  在其中一座唐墓的墓室上方,发现了直径近1米的盗洞,盗洞内出土有元代的瓷碗、瓷罐等,可以看出该墓葬在元代之前就已遭盗扰。

  瓷碗为白底黑纹,是典型的磁州窑,可以想见,元代时,盗墓者可能随身携带当时的瓷碗进入墓室,盗走了随葬品,不慎留下瓷碗;又或者是当时路过的人无意丢弃于此,如今才让我们看到两个朝代的物件“同框”。

  总的来说,盗墓过程是分阶段的,有些人盗随葬品,有些人是“捡漏”,甚至还有盗砖的,在不断的盗扰之下,形成了现在的样貌。

  虽然墓葬被盗严重,但通过本次发掘,对该区域内魏晋至唐代时期的文化遗存有了更深的了解。

  王鸿驰表示,本次发掘,对完善这一时期的考古学文化序列,对研究当时该地区的社会生活、丧葬习俗、经济状况、手工业等情况提供了较为翔实的考古学资料,为以后的进一步深入研究提供了便利条件。

(责编:黄莎、杨晓娜)

推荐阅读

一把提琴出确山(人民眼・返乡创业)
  一间不起眼的农房里,六七名妇女促膝而坐,小小刻刀在手中上下翻飞,毛糙的木料很快被精雕细琢成提琴琴头。在河南省驻马店市确山县竹沟镇,像这样大大小小的提琴加工作坊有122家……【详细】一把提琴出确山(人民眼・返乡创业)   一间不起眼的农房里,六七名妇女促膝而坐,小小刻刀在手中上下翻飞,毛糙的木料很快被精雕细琢成提琴琴头。在河南省驻马店市确山县竹沟镇,像这样大大小小的提琴加工作坊有122家……【详细】

向着强省、高地、家园,中原儿女愈战愈勇
  愈战愈勇,始得玉成。在刚刚过去的一年里,面对严峻复杂的形势,河南全省上下逆风破浪、危中寻机,战疫情、抓发展、保民生,经济呈现持续恢复向好态势,全省生产总值比上年增长1.3%左右……【详细】向着强省、高地、家园,中原儿女愈战愈勇   愈战愈勇,始得玉成。在刚刚过去的一年里,面对严峻复杂的形势,河南全省上下逆风破浪、危中寻机,战疫情、抓发展、保民生,经济呈现持续恢复向好态势,全省生产总值比上年增长1.3%左右……【详细】

关注河南频道微信平台关注河南频道微信平台